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伊能静胸 >> 正文

【暗香】我所有的梦,只有你曾看过(6)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回来的路上,我想了很多。我突然想到了自己非常喜欢的八个字——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可是我真的做不到。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出自范仲淹的《岳阳楼记》,上语文课时读到这句话就非常喜欢。最初我的个人理解是:不以身体之外的事物欢喜,不不以自己的不足而伤悲。后来年纪大了,在城市的某一个角落,突然就想明白了,真正的意思是:不以外部事物的好坏和不以个人的得失而或悲或喜。

有些时候,有些事想不通就不要想。就如我们在学校里时,老师常教导我们,不要死读书,这是一个道理。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在你经历了一些事,阅历丰富后,你会有不同的见解。到那时,偶然间,只需临门一脚,就能正中靶心,就会醍醐灌顶,幡然醒悟。

之后,我又想到了另外一句话,“得失俱忘,宠辱不惊”,意思是得到的和失去的一切都忘了,受宠和受辱都不放在心上。这是何等的思想境界啊!寻常人恐怕是难以企及。想必除了那些整日念经坐禅的僧侣方能参悟外,其它俗世之人只能通过人生的大起大落,历经坎坎坷坷,方能恍然大悟,人生如梦,忽然而已。

想到这里,我才发现自己与那些高人相差太远,我只不过是个凡夫俗子,我又何苦为难自己呢?

我的心渐渐趋于平静,对于失去灵禅这件事,我已经有所领悟。我知道这只是暂时的,要想彻彻底底的忘记一个人,谈何容易。以后忘却的日子,估计会更加漫长。

快到出租屋附近时,我又经过了那个小公园,我看了下时间,还早,回屋又没什么紧要的事要做,索性进去转转,散散心。小公园不像其它大公园门口有人看守,不准骑自行车进去。我看了下附近,没找到合适的停车地方,也就推着自行车进去了。当然不敢在公园骑行,公园里人来人往,怕伤了别人。

白天的公园比夜晚的公园看起来更加真实,公园里的一切都呈现在你的眼前,摸得着,看得见。不像夜晚的公园,一切都是模糊的,看起来若近若远,似有似无。

公园里的人还不多,可能是时间还太早的缘故吧!一般要到了六七点,老年人吃完饭就带着小孙子出来溜达,或者跳广场舞。至于像我这种无所事事的年轻人,公园里算是稀有物种,毕竟朝九晚五工作的人还真不多,都要加班加点。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原因,那就是年轻人的爱好广泛,玩玩网络游戏,看电影,或者和朋友聚餐等。在年轻人的世界里,有太多的好玩的,远比来这个其貌不扬的小公园闲逛要好。

突然我觉得自己老了,喜欢和上了年纪的人为伍。我把自行车车停在一棵大槐树树下,坐在石凳上。树上的知了一直叫个不停,我躲在槐树的树荫里,看着树荫之外的地面,灼热的阳光把地面晒得滚烫,偶尔吹过一阵微风,你能感觉到热浪翻滚,一波又一波的拍打在人的身上。

我从自行车的杯架上取下水杯,喝了一大口,才觉得不那么渴了。我有些无聊,扫视了四周。公园里的人寥寥无几,但我的目光突然停住了,我又看到了那位爱看书的老大爷,穿着一件白色背心,戴着老花眼镜,下身一条短裤,脚上穿着一双拖鞋,正坐在另一棵槐树下认真看着书。

对于看书大爷,我颇感兴趣,觉得他像个谜,上次我猜测他是个退休教师,这次看他又像个知识分子,或者也只是单纯爱看书的文字爱好者。

终于,看书大爷合上了书,取下了老花眼镜,然后用手揉了揉双眼。接着拿起石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然后盖上杯盖,放回原处。他抬起头,正看见我向他走过来。

我面对笑容的问:“大爷,看书啊!”

“啊!看书,在家闲的无聊,就到公园里看书打发时间。”看书大爷和善的回道。

“天气这么热,呆在家里多舒服啊!况且在家也可以看书啊!”

看书大爷呵呵一笑,说道:“家里就我一个人住,去年老伴走后,连说句话的人都没有。”

“那你的儿女呢?”“他们啊!都在其它城市另一端买了房,安了家,都有自己的工作事业,一天到晚忙的焦头烂额,一年中只有节假日才回来一次。”

这时,我看到了石桌上的那本书的封面,赫然写着“射雕英雄传”五个大字。我转头问:“大爷,你也喜欢看金庸的武侠小说吗?”

“啊!金庸的武侠小说有大家风范,喜欢看。”然后,看书大爷反问我:“你也喜欢看吗?”

“我啊!我看过一些原著小说,不过大多数还是通过电视剧看的。”

这时,树上传来一阵悦耳的鸟鸣声,我抬头一看,才发现声音是从鸟笼里发出的,整个鸟笼用黑色布笼罩着。大爷看我被鸟笼吸引,说:“闲着无聊,我就看看书,喝茶养鸟。”

我好奇的问:“大爷,你养的什么鸟啊!声音挺好听的。”“珍珠鸟,一公一母。”说着,大爷就起身,小心翼翼的取下了鸟笼。然后取下笼罩的黑布。我看到鸟笼里有两只小鸟,红色嘴,两眼附近都有羽纹,特别是翅膀那儿的羽毛很艳丽,雌雄差别明显,叫声听起来细柔。

我连连称赞,并夸这鸟儿真巧玲珑,真是漂亮。看书大爷听了我的称赞,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一边用黑布将鸟笼套上,一边跟我说:“这是半年前去花鸟市场买的,说来我跟它们也算有缘。那天我从那儿过,其实根本不打算买鸟,也就是图个热闹新鲜,随便看看。我刚走到装有珍珠鸟的鸟笼,突然它们就像着了魔一样,叫了起来。我被吸引了,上前仔细看看,它们齐刷刷的看着我,像是在说带我走吧!加上老板的煽风点火,我就买了它们。”

“它们有名字吗?”我问。“有啊!羽毛漂亮的那只是公的,叫小风。那只羽毛不太好看的那只是母的,叫小雨。”

我满眼羡慕,没想到一个垂暮大爷也有生活的情趣。之后,我们又聊了很多,他说起他的辉煌往事,眉飞色舞。我听得也是津津有味。毕竟像他这种经历了大起大落的人还是不多。

我突然想起房东阿姨前些日子问我,要不要养只小狗?我虽然喜欢狗,但每天都要照顾它,还要出门遛它,我哪有那闲工夫,也就拒绝了。那几只小奶狗的确可爱,胖嘟嘟的,有时路过时,我会忍不住摸摸它们的头,他们则是嗷嗷直叫,伸出小舌头舔你的手指。昨天我路过时,看见还有最后一只没有送出去。

我问看书大爷:“我房东老板娘那儿还有只小奶狗,就是普通的土狗,你要不要养。”我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之前大爷提到他老伴去年走了,一个人在家闲的无聊。

大爷抬头看了看树上挂着的鸟笼,然后看着我说:“好啊!反正我也缺个伴。”

我说让大爷等会儿,我马上回去给他把小奶狗抱过来。骑着自行车我就回了出租屋。房东阿姨正在屋外的空地上洗衣服,我说明了缘由,房东阿姨也乐得小奶狗有人领养。

我用个小袋子,提着小奶狗就走了,到了公园,看书大爷又看起了小说。直到我站到他面前时,他才发现我。我把小狗放在石桌上,小狗胆小的四处张望。大爷抱起小狗,说:“小初啊!这狗长得真俊啊!”然后又把小奶狗身子翻过来,看是公还是母,小奶狗是公狗。

我和看书大爷聊了这么久,我也不知道他姓什么,我也不好问,我反而是主动给他说了我的名字。其实,叫什么无所谓,名字也不过是个称呼罢了!

我看时间已经晚上六点四十五了,有些晚了。这时公园的人已经多了起来,公园里热闹了起来,嘈杂声不断。公园就像突然睡醒的婴儿,哇哇直哭。

和看书大爷告别后,我骑着自行车回了出租屋。琴正在屋外帮着房东阿姨晾衣服。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洗衣服的清香味。我主动打招呼:“哟,这么勤快。”

琴转过头来看了看我:“初哥,你的衣服也可以拿下来,我帮你洗。”她这话吓了我一跳,从小到大除了妈妈,外婆和灵禅外,还没有其它女人帮我洗过衣服。

我这人有时候不愿意和人走的太近,在我的内心深处,对别人是拒绝的。

我连忙摆手说:“我的衣服已经洗了,谢谢!谢谢!。”琴噗嗤一笑,大概是我认真的模样逗笑了她。

我看了琴一样,仓皇而逃,心里暗道:“女人还真是老虎,真可怕。再这样下去,我早晚要被老虎吃掉。”

把自行车停放好后,我去旁边的便利店买了四块雪糕。随便拿了几个口味,一个给了琴,一个给了房东阿姨,一个给张叔送了上去。我吃着雪糕,琴低声的问我:“你今天没事吧!如果想找个人聊天,可以找我,我有的是时间。”

我继续吃着雪糕,苦笑说道:“没事,今天朋友圈那条动态只是无病呻吟而已。”为了岔开话题,我说要借用琴家里的水管,清洗自行车。

对于喜欢骑行的我来说,自行车是我的宝贝疙瘩。一般一个月洗一到两次,我把自行车推了出来,又麻烦琴帮我把刷子拿出来。房东阿姨刚才洗衣服的水还没倒,我正好可以用。琴在认真的刷着自行车的轮子,我几次叫她休息会儿,让我来就行。琴装作没听见,自顾自的刷着,看起来比我还卖力。

我则是把链条反复清洗了几遍,我和琴忙活了一阵后,车子干净了许多,焕然一新。之后又是用废旧的洗脸帕把车架上的水擦干。我则是给链条加油,保养链条。

“铛铛铛,重获新生。”我站起身,感谢琴的帮忙。把自行车放回远处后,为了表示谢意,我说我要请琴和房东阿姨吃饭。毕竟房东阿姨和琴都给过我几次东西,我总觉得心里过意不去,总觉得欠着人情。琴高兴的答应了,至于房东阿姨,死活不去,说家里晚饭已经做好了。其实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房东阿姨不想做我和琴的电灯泡。我只能心里苦笑一声:“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我提议去吃串串,琴说她这段时间上火了,脸上开始长痘了,要吃清淡点。我绞尽脑汁,也没想到什么清淡的食物。还是琴脑袋瓜好使,说她知道附近有一家新开的店,专门做粥的。

“做粥的,不就是稀饭吗?”我在心里有些疑惑。我想不出其它的,也只好跟着她。琴在前面带路,我在三步开外跟着,琴见我走得慢,又回来挽着我的手,我们就这样并排走着。琴像只开心活泼的小鸟,一路上总是叽叽喳喳的,我倒像那种一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的人,沉默寡言。在这样走了十多分钟后,我们到了琴说的那家专门做粥的店。

店装修的古色古香,都是些木头建筑或者装饰品。这样的装修看着更加亲近自然,大概是我见多了钢筋混泥土的建筑的缘故吧!我们还是选了一个靠近窗户的位置。此时天色漆黑一片,屋外除了行人,还是行人。服务员拿着菜单走了过来。

我把菜单递给琴,琴问我喜欢什么口味的,我说:“我不忌口的,跟你点一样的就行。”琴礼貌的在菜单上指指点点。我有些心神不宁,四处张望。

店里除了我和琴外,还有五桌人,看他们喝粥的那满足样子,我突然对粥有了些许期待。我在桌上的菜单上瞟了一眼,看着繁多的粥名,我突然觉得自己太土了。

琴突然问我:“初哥,你把剩下的那几章小说读了吗?”然后用期待的小眼神看着我。

我本想撒谎说读了,可是琴万一问我小说故事内容,那我肯定会露馅,这样不太好,还不如干脆实话实说。我有些歉意的说:“还没有,这两天没空。”

我反问道:“这两天还在写吗?”

“嗯,在写,每天抽出一个小时来写。”我笑道:“比我能干,我至今都还没有坚持写完过一本小说。一定要坚持,千万不要断,一旦停下来,你就不想写了。加油!”

“嗯,嗯……”琴赞同的点了点头。琴神秘兮兮的接着说道:“初哥,一定要去读剩下的那些章节,读到后面会有惊喜。我把你写进去了。”

听完,我先是一愣,然后有些惊讶的问:“你把我写进去了?”我摇头苦笑。不过,我的心里对琴写的那部小说有了兴趣,我好奇我会以什么样的身份出现在她的小说里。

我开玩笑的把右手伸过去,说:“我是你忠实的粉丝,麻烦知名的小说家琴声萧瑟小姐替我签个名吧!”

“没问题”,说着琴就从包里翻出一支笔,抓住我的手认真签了起来。我只觉我的手心有些发痒。琴松开我的手,抿嘴一笑,说:“好了。”我把手伸了回来,只见手心处画着一只小乌龟。你还别说,这小乌龟画的还真不错,比我画的好看。琴在那儿笑的前仰后合。

在这之前,我从来没见过一个女孩率性而为,琴的所有言谈举止都是自然表露,毫不做作。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抬起我的右手深深的闻了闻,有丝丝的护手霜味道,我认真说:“这只手我打算以后都不洗了。”

这时,服务员把粥端了上来。我疑惑的看着碗里黑乎乎的粥,里面有花生米,绿豆,莲子之类的,还有几块肉。琴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说:“吃吧!很好吃的。”

我将信将疑的用勺子舀了一点来尝,味道果然不错,里面肯定还添加了其它调味品。肚子正好有些饿,我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不到一会儿功夫,粥就见了底。这粥的分量有点少,我感觉没有吃饱。机智的琴早已看透了我的心思,对服务员说:“美女,麻烦你再来一碗一样的”。

我不得不佩服琴的观察力,平时我自认为我算是聪明的了。没想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所以,人还是不要自作聪明为好。

第二碗我很快也吃完了,吃完后,我觉得肚子又有些撑。我去前台结了账。

之后,我和琴在座位上坐了一会儿。琴又给我聊她的小说《被遗忘的日子》。她说她的写作思路,以及一些想融入文字中的一些想法。我认真的听着,和她讨论交流一些精神思想方面的东西。

我突然觉得,琴是个有品味的女人。她与别人有明显的不同,或许这就是我们常挂在嘴边的气质吧!

未完待续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五日于成都,竹鸿初

幼儿癫痫病属于什么科
癫痫病人的寿命多长
山西癫痫病医院那个较好

友情链接:

鱼烂土崩网 | 山樟木价格 | 梦三国娱乐 | 孕妇在家怎样赚钱 | 农大沃土网 | 天天跑酷钻石 | 干部介绍信怎么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