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英语在线 >> 正文

【酒家】涩果(小说)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放下窗帘,季阳的心仍被窗外的喧嚣牵引着,医生的诊断让他的心再也不能平静,他想,我才刚刚四十岁,难道我的生命真的真的就这样走到尽头了吗?他那如花的妻子知道这个消息后会是怎样的一种表情?但他知道,他那如玫瑰花娇艳的女儿一定会哭得死去活来的。他也难过。他知道这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季阳知道这样的一天迟早会到来的。想到这些,他反到轻松起来,是呀,他想,自己应该有一个这样的下场。这说明上天是有眼睛的,他是罪有应得。

(一)

记得那是二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季阳十七岁,考进了廊坪中学念高中,那是市里的重点高中,学校在一所厂矿的附近。由于他是乡镇来的,班里的同学都和他有些生分,但他的成绩非常好,老师却很喜欢他。进校才一个月,班主任就让季阳当上了班长,虽然季阳嘴里啃的是家里带的冷馒头,可是他的心里却热呼呼的,季阳发誓一定要好好学习,考上一所最好的大学,他要让爹妈再一次成为村子里最让人羡慕的人!所以季阳加倍努力。

季阳经常在教室里看书直到深夜,有时门卫室值班的老王来关灯了,还看见他在那儿,就会走上来拍拍季阳的肩膀说,小子,注意身体哟。季阳就只是腼腆地笑笑,收拾好书说声谢谢就走了。老王就望着季阳的背影,连声说这真是一个好孩子。

季阳爱好体育,进校第二年,由于个子高球技好,季阳很快便成了班上篮球队的主力。这时,他和班里的同学都处得很熟了,那些学习差的同学都喜欢向他请教学习上的问题,季阳也是不厌其烦的给他们讲解。其中有个小个子女生,是问他问题最多的,开始季阳也并不是很在意她,后来他看见那女孩子几乎是每场班里的篮球赛,她都会在旁边看,而看她的样子,她是一个并不爱好体育的人。季阳就在心里想,这女生难道对自己有什么想法吗?那时,班上也有人在早恋,当然是偷偷摸摸的,虽然季阳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当他偶然看见那男女同学在暗暗的角落里拥抱,青春的骚动还是撩拨着这个十八岁男孩的心。虽然季阳的学习很好,但是在女孩子面前,季阳还是很自卑的,有时候他甚至有一种怪怪的想法,那些漂亮的女生怎么不来向他请教学习上的问题呢?她们肯定是看不起他。难道我就这么不堪吗?季阳的心就不平衡起来,他那由于学习成绩优异而带来的优越感就这样被自己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一次又一次的碾碎。季阳的心里就疯长着一个怪怪的念头,我一定要做点什么,不能让那些同学看不起自己。但是最终他的理智还是占了上方。他还是什么也没有做,应该说是后来那部男同学们偷偷传看的手抄本又彻底改变了季阳的想法,让他那青春喷薄的心又一下子熊熊燃烧了起来,那些让人看了面红耳赤、血脉膨胀的字眼让季阳原本青春勃发的身体又一次如火如荼地焚烧了起来。他想试一试,他真的想试一试那种感觉。他就象那书上的那个男孩子一样似一个猎手在四处寻找目标。后来的有一天,他就在食堂旁边叫住了那叫羽小凡的小个子女生,羽小凡有些受宠若惊的回过头来:“班、班长,找我有事吗?”季阳竟然一下子在那略为羞涩的眼睛里找到了那份莫名的自信,他在那一瞬刻作出一个决定,他要在这个并不出众的羽小凡身上找回那一份应该属于自己的东西。他要把这个他并不的特别感兴趣的羽小凡作为他的猎物。于是他对羽小凡说:“你今天有空吗?晚自习后我在操场边等你!”说完季阳就撇下有些目瞪口呆的羽小凡走了,他相信她会来,季阳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变得生动起来,他都听得见自己的心跳。晚上的整个晚自习季阳都在想怎样实施下一步的计划,他偷偷看羽小凡,她好象也是很紧张的样子,她甚至都不敢回头看一眼季阳。季阳知道她紧张,羽小凡是那种小心谨慎的女孩子,就是和她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会乱讲的,季阳也是看中了她的这一点,权衡再三,才决定对她下手的。

(二)

晚上九点下了晚自习,季阳仍象平常一样留在教室里看书,留在教室的还有其他几个同学,他看见羽小凡也留在教室里了。过了十分钟,季阳把书留在教室走出了教室,他到厕所溜了一圈,然后沿着厕所后面的围墙,季阳摸黑到了操场,他就蹲在篮球架下等羽小凡,大约十分钟以后吧,有个小小的身影有些迟疑地走近了操场,季阳一下站了起来,他向那身影招了招手,那影子便走了过来。真是羽小凡,季阳冲动地一下拉住羽小凡的手,谁料那冰冰的小手一下挣脱开去,羽小凡竟捂住肚子一下蹲了下去,“怎么了?你身体不舒服吗?”季阳感到有些突然,他也蹲下身去。他听得见羽小凡重重的呼吸声,同时他听见羽小凡象蚊子一样小的声音:“不,不!我害、害怕。班、班长。”季阳心里的男子汉柔情被一下子触动了,他猛然把羽小凡搂在怀里:“别怕,有我呢!”羽小凡有些颤抖的身体在季阳的怀里挣扎了一下不动了,季阳就俯下头去找羽小凡的嘴唇,他看那书上的男生就是这样做的,可是羽小凡却将头埋得更低了,季阳就只能在她的头发上噌了噌,季阳不满足,他就又将手轻轻摸向了羽小凡的胸部,羽小凡受惊地一下挣脱开了,她跑开了几步,她远远地对季阳说:“班长,我,我先回去了。”然后羽小凡就消失在黑暗中了。季阳有些气恼地又沿着厕所后面的小路回到了教室。幸好,教室里的同学并没有发现他的短暂消失。他在教室里没有看见羽小凡。

回到寝室,季阳还沉浸在那和羽小凡温热的拥抱里。他就又翻出那手抄本来,又将里面的情节重新又温习了一遍,直看得热血沸腾,季阳疯狂地想他一定要另外找个时间把今天没有完成的事再去做完。睡梦中,季阳迷迷糊糊中仿佛看见羽小凡走来了,又好象走来的是班上那个最漂亮的女生王倩,季阳就张开了双臂抱住了她……第二天早上,季阳起床时,发现内裤上湿湿的粘糊糊的一大片。季阳就有了更快实现那个让他心里难受的事儿的冲动,他想,他想得要死。虽然在老师和同学们眼里,季阳和平常并没有什么两样,在本周的模拟考试中,季阳仍然是全班第一。但是他的心早被那灼热的欲望烧得焦透,那些令他发晕发胀的文字老是在他的脑海里疯跑,他受不了了!季阳决定在周末实施他的计划,季阳给羽小凡写了一张纸条:小凡同学,我要和你谈谈。星期六晚上十点在教室。不见不散。他看见羽小凡将纸条慌慌地藏进了书包。

(三)

季阳和那看门的老王已经很熟了,老王看见季阳那么爱学习,又是班长,就把教室的钥匙交给了季阳,老王说这样可以方便季阳学习。季阳那老实巴交的父母为了这事,还给老王提了一些蔬菜来表示感谢。周末,好多同学都出校去了,季阳和平常一样在教室里看书,晚上九点,其他看书的几个同学都走了,季阳就有些坐不住了,他就老往教室外看,季阳知道羽小凡不是住校生,他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来。季阳有些着急。他干脆把教室里的灯关了,季阳把门虚掩着,他就坐到教室的角落里等羽小凡。在暗暗的教室里,季阳慢慢适应了光线,他就趴在桌子上听羽小凡的脚步声,好久了吧,季阳都等得有些累了,他听见有一种象小猫一样轻轻的脚步声,季阳抬起头来,他看见羽小凡象个小偷一样踮着脚尖摸着走了过来,季阳就趁羽小凡还没有适应教室里的光线时一下子抱住了羽小凡,羽小凡咬住嘴唇叫了一声,季阳就紧紧搂住了她的细腰,拼命地往自己怀里拉,羽小凡挣了两下没有挣脱,便有些无奈的放弃了,季阳就有些迫不及待的将手伸进了羽小凡的毛衣里,他一下子抓住了那有点温暖的软软的不太大的突起,他的手指便轻轻动了起来,在季阳的手指下羽小凡的身体竟然变得僵硬起来,季阳觉得自己也变得硬硬的,他有些受不了了,季阳放下羽小凡的身体快步冲到教室门边,再一次检查了门是否反锁了。季阳又急急回到羽小凡身边,羽小凡悄悄地趴在桌子上,呼吸有些急促,季阳就把羽小凡仰面放在了桌子上,他掀起了羽小凡的毛衣,将头埋在那一片温热的地方,他的嘴就不停地在那儿噌着吸着,然后他就不满足了,他的手开始向下游走,季阳的手已经摸到了羽小凡的腰带,他就动手去解那系着花结的腰带,羽小凡又开始挣扎了,她紧紧的抓住腰带不让季阳的手有进一步的行动,季阳急了,他的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着:“给我,给我吧,小凡,小小凡……”羽小凡仍然没有松手,但是她没有说话,这在季阳看来,就是一种默认,他继续按他的意志做着,羽小凡的挣扎在高大的季阳面前变得越来越无力……季阳在羽小凡低闷的痛苦叫声中做了他想做的事。羽小凡哭了。是那种有点压抑的哭。

(四)

季阳后来又和羽小凡做了几次。羽小凡也少了第一次的羞怯,在整个过程中,羽小凡那有点痛苦的低哼经常让季阳更加兴奋。他们甚至在操场边的篮球架下也做了一次。季阳终于在这样的释放里找到了那份蛰伏在内心深处的莫名其妙的自信,他甚至觉得自己变得更加高大起来,虽然同学们并不知道他和羽小凡的这种关系。但季阳的心里很满足。季阳甚至觉得羽小凡也是越来越漂亮了,他看见她的脸色是越发红润起来。身体的放松让季阳的脚步都变得轻松起来。他的学习仍然很好,只是羽小凡的成绩好象仍是不太理想,季阳给她讲题时,她也是不太专心心不在焉的样子,甚至有时候还跑神儿,季阳也拿她没有办法。

如果没有那堂体育课,季阳和羽小凡的人生道路真不知道是一个怎样的结果?那天下午,体育考试,男生们跑一千五百米,女生八百米。羽小凡跑了两百米就摔倒了,老师赶紧叫几个同学把她扶到了校医务室。几个同学围在羽小凡的身边叽叽喳喳的说小凡的身体不好,是不是生病了。季阳听到消息后也来到了医务室外。他还没有打听到任何消息,校医就把那几个女同学关在了门外,校医后来只叫了体育老师进去。大约过了十几分钟,老师出来了,他对同学们说没什么事情,要大家回去继续上课,他要季阳带着同学们继续进行考试。然后老师就上楼去了。季阳就心事重重的带着同学们回到了操场上,同学们就在那里叽叽喳喳地猜测那身体一向赢弱的羽小凡有可能是不是患上了什么怪病,不然老师怎么那么神秘呀?季阳听在心里,心里也慌慌的。虽说羽小凡不是他心仪的那种女孩儿,但和她的那几次肌肤之亲,仍让季阳对羽小凡有了眷念之情,他也非常关心她的身体健康。季阳是真的关心。可是后来的结果让全班同学都大吃一惊,羽小凡没有生病,她只是怀孕了。怀孕?这在高二年级甚至全校可是炸了锅!那看起来文文弱弱的羽小凡,怎么会怎么可能……同学们就都在猜测那个男的到底是谁?季阳的心乱极了,在知道羽小凡怀孕后,季阳的心就再也不能平静,季阳开始感到非常后悔和害怕,他后悔自己由于控制不了欲望的心魔,偷尝了禁果,这样既害了自己,更害了羽小凡。后来校长也找羽小凡谈了几次话,要她说出那男的是谁?可羽小凡什么也没说。学校后来就动员羽小凡退学,一个高二的学生怀孕,特别是在一间重点中学,学校要羽小凡退学,好象也是一件别无选择的事情。听见这个消息,班上有的同学就开始指责起那不知名的男人来!他们甚至骂那个男的真是个懦夫!到这个时候都不能站出来。让那柔弱的小女子羽小凡来承担这一切,真是太过分了!有的不理解的同学就认为是那平常看起来蛮老实的羽小凡行为不检点,是不是和社会上的一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在一起鬼混,连是谁的孩子都不知道……听到这些,季阳的心里很难受,可是他不能也不敢站出来承认这件事情,他是家里全部的希望,如果他站出来了,他就只得选择和羽小凡一样的退学,这可是要了父母的命呀!羽小凡离开学校的那天,季阳只能躲在宿舍的窗帘背后偷偷目送着羽小凡的身影走出校门,季阳哭了,在他的泪雾中,羽小凡小小的身影走出了季阳的视线。永远的消失了。

(五)

如果结果仅仅是这样,季阳的心也许可以随着日子的一天一天走过慢慢平静下来。他知道虽然他带给羽小凡那么大的伤害,但是天真的他想也许羽小凡已经在别的不是重点高中的其他学校继续读书了,虽然羽小凡的学习在班上不是很好,但是考一个一般大学应该还是可以的。但是后来的一个消息却如晴天霹雳把季阳给震闷了,也把他的心给撕碎了——羽小凡死了!听一个和羽小凡住一幢楼的同学讲,原来羽小凡的父亲逼问羽小凡那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他一定要去找那男的算帐!可任凭父亲怎样打骂,羽小凡终是死不开口。羽父愤怒之下,便要羽小凡滚出家门!可怜羽小凡幼年丧母,遇到这种事情也没有哭诉的地方,加上平常内向的她也没有什么知心朋友可找,羽小凡就这样拖着受伤的心默默地离开了家。三天后,羽小凡的尸体在县城外的小河边被人发现,听说羽小凡的父亲看见女儿的尸体时当场晕死了过去,清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小凡小凡,我的小凡呀,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你醒醒呀,我的女儿呀,我怎么会那样去逼你呀,我才是该死的人呀,你回来你回来你回来——一个大男人就当着那么多人在那儿哭得死去活来,他边哭边喊把在场的人的心都哭碎了,很多人都被他哭得掉下泪来……这个同学说到这里,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班上的女同学们也都抹起了眼泪。放学后,班里的好多同学就向班长季阳请假,说他们要去送送羽小凡。有的同学还问季阳是否要去?毫不犹豫的,季阳就摇头说,不,不,我今天还有事情,一会儿张老师找我呢。季阳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说谎,他更不明白自己怎么会那样铁石心肠!毕竟他和羽小凡是有过那种关系的人呀。他怕!他恐惧到了极点!他非常害怕看见羽小凡,虽然她已经死了,也许正是因为她死了。季阳才更害怕看见羽小凡,哪怕仅仅是去看一看羽小凡的相片,他也不敢去。季阳认为是他杀死了羽小凡,一个凶手,没有足够的心理素质,怎么能够去面对被自己害死的人?季阳内疚极了,他的心倍受煎熬,十八岁的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快要崩溃了,季阳也想到了去死,但是他那眼巴巴望子成龙的父母怎么办呀?如果那样的话他们肯定和羽小凡的父亲一样难过得想要死了吧?再说老师和同学们会怎样看他,那些同学好多都为羽小凡的死恨死了那个不敢站出来的懦弱男人,只要他季阳有点什么事情,同学们一定会猜测,一定会联系上这件事情说些什么的,而季阳本来是他们心目中最优秀最完美的班长……想到这些,季阳退缩了。多年以后,季阳回忆起当年的情景,仍是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去做?但是他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他永远都不能原谅自己由于不能控制情欲的心魔就那样扼杀了一个十七岁花季少女的生命。这枚欲望的涩果让季阳的人生从此染上了重重的忧伤和负累。

儿童颠痫病能治好吗
癫痫病一般有哪些危害呢
榆林癫痫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鱼烂土崩网 | 山樟木价格 | 梦三国娱乐 | 孕妇在家怎样赚钱 | 农大沃土网 | 天天跑酷钻石 | 干部介绍信怎么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