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关爱老年人的文章 >> 正文

【军警】脚跟骨折记(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摔伤

他早就对厨房里黑黑的墙壁无比厌恶,总想找个日子将墙壁粉刷的一尘不染。这个破房子,实在是太破了,房间里到处都是白蚁,窗户和门几乎被白蚁吃空了,随手一捏,木屑就掉下一大堆,还好大门还可以使用,他暗暗骂这破房子,心想什么时候能盖新的家属区,空防六处的那帮盖房子的人不是已经来了么?但不知道为什么人又走了,竖起的板房空荡荡的,只留了一个看门的士官,整天在这里晃荡,听说是什么高级领导又取消了盖房子的计划,鬼知道。今天是5月25日,一个休息天,对他来说恐怕以后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一个倒霉日子,我找来一袋腻子粉,向中队借了刮墙的工具,自己动手刮起了墙壁。首先他按照说明自己加水配好了腻子,就从低处刮起,原以为难度很高的挂墙,没想到也不过如此,几次下来,他也能刮白墙壁了,只是没有专业师傅刮得那么平整。他心想,就这破房子,随便刮一下就可以了,总比墙壁黑乎乎的强。他一边刮,妻子在一边在唠叨:“这旧房子,你刮他干什么,又不是自己的,再说住不了多久就转业了,你还打算住一辈子啊?”他没有理会妻子的唠叨,继续刮着。很快站着凳子能够到的地方全刮完了,妻子喊他吃饭,他放下刮刀,一边洗手一边盘算,高处的要找个梯子过来才行。吃完饭后,他出门来到家属院,正好看到楼侧面放着一个破木梯,虽然破旧但是还能用,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梯子弄进刮墙的房间,然后穿着那双在庐山旅游时买的木底拖鞋,一手端着一盆腻子,一手拿着刮刀,登上了梯子,认真地刮了起来。墙壁上半部分被油烟熏的更黑,他用了大量腻子才刮了一小块。正当他换个姿势,准备再刮下一块时,悲剧发生了,破木梯的下部顺着湿滑的水泥地板迅速滑开,梯子上部也顺着墙壁,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急速下滑,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右脚已重重地摔在地上,发出震耳欲聋的“砰”的声响,他只觉得脚跟处撕心裂肺地疼,差点晕了过去。在房间看书的妻子急忙赶来,他大叫起来:“我的脚骨折了,快把我的脚放到冷水里面去。”在妻子的搀扶下,他忍痛单脚跳到床边坐下,妻子打来一盆冷水,他忍痛将脚伸入冷水中,但剧烈的疼痛仍然没有减轻,他疼的冷汗直冒,用手死死攥住脚脖子,恨不得把脚掐断。妻子到处打电话找车,终于叫来一辆出租车,并喊来了邻居帮忙,一起扶他上车,车子急速地向县医院驶去。

二、送院

从家到医院的距离虽然不远,平时坐车也就二十分钟,但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种煎熬,他斜躺在座椅上使劲地呻吟,那只受伤的脚不知道放在座椅上面还是垂在下面才好,斗大的汗珠从他的脸上滑下,脚腕部已明显肿大,脚跟部的骨头也明显膨出,有脚跟已比左脚跟大了不少。终于挨到了医院,他在邻居和妻子的帮扶下来到了大厅的凳子上坐下。妻子迅速去挂号,邻居则找来一个轮椅,将他扶坐在轮椅上,其时正是中午,医院都下班了,只能看急诊。挂完号后,邻居和妻子将它推到了急诊科,医生看了一下他,很平静地说了一句话:“去拍片子吧!看看骨头又没有受伤!”但是要等到两点半才能上班,他又坐在轮椅上继续呻吟,心里在狠狠地骂道:“这该死的破医院。”难熬的时间为什么就过的这么慢,好不容易等到了两点半,拍片的地方在地下一楼,他们又来到了地下一楼,交费办完手续后,又是等待医生叫号。他这次总算知道,为什么要发生那么多的医患纠纷了,病人疼的死去活来,而医生却不紧不慢,哪个病人心里舒服。不骂娘才怪,好不容易等到叫号,他在邻居和妻子的帮助下,来到CT室,对右脚跟部做了正位和侧位的CT,但要等两个小时才能出结果,他又在楼道里等待结果,等待简直就是一种煎熬,脚跟疼的似乎越来越厉害了,他用两只手使劲地抱住右脚腕,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减轻疼痛。四点半左右,终于出了结果,医生看过结果之后,说是要住院治疗,妻子忙着办理住院手续,邻居租来轮椅将他推到了住院部三楼,没想到租轮椅的要20元钱,他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么短距离,也就不到百米,就要20元钱,他心里暗暗骂这个租轮椅的趁火打劫,但是没有办法,谁让自己得病了,病人就是弱势群体,就得任人宰割。办理完住院手续后,值班医生马上安排护士挂上了消炎的吊瓶,又找来几块冰进行了冷敷,但是疼痛依然在持续,以前不知道伤筋动骨有多疼,这次他真切地亲身感受了什么叫疼痛了,就这样疼了一个晚上,他几乎一夜都在床上呻吟,并不时滚来滚去,到凌晨四、五点钟才迷迷糊糊睡去,但在查铺护士和打扫卫生的清洁工的脚步声中,他又迅速醒来。

第二天,疼痛仍在持续,但似乎有点可以忍受了,主治医生查房看了片子之后说还要再拍一个片子才能看得清,妻子又带他拍了片子,两个小时后,出了结果,医生看完片子后说受伤比较严重,要动手术打钢板,他询问了费用,大概需要一万多,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原以为在医院打个石膏,回家养养就可以了,没想到这么严重,他心里盘算,那还是转到部队对口医院治疗为好,起码可以省下一万块钱。

三、转院

5月27日,他向部队首长汇报了情况,并让妻子在部队卫生队开具了转院介绍信后,中午时分在卫生队救护车的护送和一名陪护人员的陪护下,赶往了解放军169医院。下午3点左右,车子到达了169医院,卫生队护送人员迅速办理了住院手续,并对他进行了详细全面的入院检查,包括做CT、核磁共震、B超等,检查后他被安排在骨一科十一楼26号病床,住在同房间的还有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大腿骨骨折,不是发出痛苦的呻吟声。护士照例每天来打消炎针,他曾向主人申请安排一人过来陪护,但主任说贤子机关人手紧缺,无法安排陪护之人,他只好自己想办法,在基层中队找了一个士官过来陪护。5月28日,经医生会诊,确定为脚跟粉碎性骨折,医生制定了在脚跟处植入人造骨,并用钢板内固定的手术方案。

四、手术

手术那天,妻子带着小孩赶来医院看望,在医护人员的帮助下,他被推倒了手术室外,手术室外挤满了人,有的是送病人手术的,有的是接病人出手术室的,反正都挤在手术室外,个个面容严肃,申请焦虑。他躺在病床上,焦急地等待着医生叫号,心中忐忑不安,手术会不会痛,能不能够成功,有没有什么后遗症,一切都是个未知数,大约十多分钟后,医生呼唤他的名字,几个护士迅速将他推入了手术室。这是他第一次进手术室,手术室内清洁干净、一尘不染、各类存放药品和手术器械的柜子摆满了房间,房间正中央静静地放着一张单人手术床,正上方是七个大灯连在一起,仿佛一朵盛开的花朵,床边的架子上挂着药瓶,一边摆放着监控血压、心跳、脉搏的显示器。医生将他从病床上抬到了手术床上,一个身穿绿衣的麻醉师过来,从腰椎上注入麻药,他只觉得腰椎处一阵钻心的疼,就感觉整个左腿部已经麻木,紧接着麻醉师又在腰椎处打了一针,右腿也是跟着像触电一样渐渐麻木了,但还有一点感觉,手术医生就开始手术了。他只觉得一阵疼痛,右脚处有人拿刀划了一个很大的口子,再后来就没有任何感觉了,在麻醉药的作用下,他迷迷糊糊似睡非睡,只听见医生使用各种器械的金属碰撞声,有刀、有电钻、有钳子等等,大约一个小时后,医生转动了手术床,对脚部做了一个CT,他想应该是手术做完了,果然,只听医生说,可以缝了,就见几个医生过来,开始缝针,缝完针后,手术部位被缠上了厚厚的绷带,他被推出了手术室,妻子在手术室外焦急地等待,为了不再忍受那个难忍的疼痛,他向医生申请使用了震动棒。

手术做完已经是中午了,他按照医生的嘱咐,一天一夜都没有吃东西,第二天早上,妻子买来了一点稀饭和包子,他勉强吃了几口,没想到,不一会儿全吐了出来,查房的医生说可能是震动棒的作用,于是就取掉了震动棒,就这样才勉强吃了点东西。但取掉震动棒后,疼痛逐渐加重,到了晚上,几乎不能忍受了,右脚像是被人用绳子捆住一样发紧,疼痛就像跳动的脉搏一样,一阵紧似一阵,他将脚在垫子上翻来翻去,但不管放在哪个位置,还是疼痛难忍,实在熬不住,他从包里找了两片止疼药胡乱塞入嘴中,下半夜才迷迷糊糊睡去。

五、出院

做完手术后,紧接着打了五天的吊瓶,护士每天都会来换药,查房的医生也是每天都来检查伤口情况。从医生的口气中,他感觉脚步的伤口长的还算不错,听说有的人手术后伤口皮肤出现了坏死现象,他在想这或许与他吃的柴鱼汤有关系。但是每天打针,实在让他难以忍受,两只手上的血管都已经变硬了,每次护士扎针他都感觉到是一种煎熬,但是没有办法,为了早日恢复,还得咬牙坚持。妻子在手术完的第三天就回去了,带个不到三岁的小孩住在医院实在是不方便,留下来陪护的战士周文明,每天负责他的吃喝拉撒睡,吃饭倒没有什么问题,他给了周文明五百元,足够半个月的伙食费了,但是最难堪的是大小便都要在床上解决,这让他一个堂堂七尺男儿一时难以接受。刚来时,他尽量少吃饭,少喝水,但是这也不是长久之际,时间长了,每次大小便,他只有厚着脸皮叫周文明来及时处理了,但周文明也是个爱玩的主,每次送完饭之后,就消失了,后来甚至送饭也是委托别人送来,他要大小便只能先给打电话给周文明,后来才知道,这个周文明原来是在猫起来玩牌,但是他又能说什么呢,人是他从中队找来的,反正也住不了几天,将就一下得了。

倒是同房间最近刚搬进来的女病人挺热情,时不时跟他聊聊天,她在一次车祸中右腿骨折并断了一根筋,在此已住了有两个月了。她说反正有人报销,就在医院多住一阵子,就当是疗养了。就这样他每天和这个女病友聊聊天,看看电视,再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好不容易熬到了拆线的日子。6月12日,终于拆线了,他拆开绷带看了看那道刀口,足足有10厘米长,虽然拆线了,但是刀口仍然结了厚厚一层痂,隐隐的疼痛不时还从伤口处传来。拆线后医生说不需要再换药也不需要采取什么其他的治疗措施了,唯一的方法就是静养,他想既然是这样,那还不如回家静养。唯一的要求是想让医生再开一点促进骨骼生长和伤口愈合的中药,再开一副拐杖,但是医生死活不答应,主治医生说:“年纪轻轻的,用什么药,养一养就好了。”听了这些话,他差点气疯了,但是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有什么办法,部队医院对于当兵的就这个态度,要是住院的是地方人员,别说一幅拐杖,就算是轮椅也开了,还不是一个钱字,他只有忍耐了。

五、静养

6月15日,单位正好有一台大巴车来医院送人,他电话联系了押车的干部,就和医生办理了出院手续,医生还是没有开药,也没有拐杖,并说三个月后才能下地负重。就这样他在周文明的帮助下,登上了返回部队的班车,终于离开了这个令他充满了痛苦的医院,回到家中静养。

在家中还是舒服多了,妻子将他照顾的无微不至,变着法地伺候他,鸡鸭鱼肉顿顿有,天天还有骨头汤,他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每天除了看看电视,就是看看书,还好家里装了网络电视,他将那连续剧一口气看了五、六部,就这样过了有两个月。7月31日,他在妻子的陪同下,又到县医院做了个CT检查,结果显示骨折处恢复良好,断端对位良好,内固定钢板无错位,基本来说,恢复的还可以,医生又开了一些活血化瘀的中药,并嘱咐要三个月之后才能下地,他买了一些中药后,又购买了一副拐杖,回家开始慢慢练习拄着拐杖走路了。

六、上班

大约休息到两个半月的时候,团王政委打来电话,询问病情,要求上班。虽然医生要求是三个月不能下地负重,但是,现在政委亲自打来电话,询问病情,只有硬着头皮上班了,为了尽量少走路,从家属区到单位大概300米的距离,他都骑着电动车,但是办公室在三楼,又没有电梯,还必须要走路了。就这样,每天他骑着电动车上班,忍着脚步的剧痛,上下三层楼的楼梯,再拄着拐杖,在政治处的各个办公室来回奔波。机关的活很是繁杂,但是股里却只有两个人,本来编制三个人的,有一个干部辞职不干了,所以现在只有两个人。一旦上班,机关就从来没有闲的时候,白天电话不断,文件一份接着一份,想处理文件都没有时间,只有利用晚上加班才能抽出时间写各种总结、报告、指示等。他带伤上了七天班后,就向主任反应看能不能调个人过来,但是主任说现在没有合适的人,让他再坚持坚持,他听了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个病是能坚持就坚持的了的吗,留下了后遗症,谁来负责,做领导的难道就没有考虑到吗,但没有办法,胳膊拧不过大腿,那就再坚持吧!突然有一天,负责保卫工作的小姚腰部疼痛难忍,去医院检查出了骨裂住院了,这下股里就剩他一个人了,本来就是带病坚持工作,即使两个人工作量也挺大的,何况现在偌大一个股就剩他一个人了,还是个病号,这可如何是好,工作怎么干的过来,虽然还有个战士,但是只能帮忙打扫打扫卫生,收发收发文件,关键的事上根本不管用,他屡次向主任、政委提意见,抽调一个人过来,但是,不知道领导是如何考虑的,就是不调,政委的答复是现在没有人,就一句话了事,他心里埋了一肚子的怨气,心想,还真不把人当人看,你们领导就是这样对待下属的,但是工作还得照样干,难道自己也不干了,让这个股关门了不成。好不容易挨到了9月23号,听说场站有车去169医院送新兵体检,他就请了假再去医院找当初的主治医生复查。回家静养之后,他一直在县医院复查,这还是第一次找主治医生复查,毕竟手术是主治医生做的,主治医生更了解病情一些。在169做完CT之后,主治医生看了片子说还恢复的不错,但是还需要再休息一个月,只能拄拐下床活动,做好康复性的训练。回到单位后,他将这个情况向各级领导作了汇报,本以为领导会支持他休息,但没想到,领导还是那句话,再坚持坚持吧!

9月25日,副主任来找他,说马上国庆节了,请他到基层去蹲点,他一听就火大,心想,我本来就是带病坚持工作,按医生要求应该在家休养的,这倒好,不但不给我照顾,还让我去蹲点,领导就是这样体贴下属的,跟着这样的领导干还有什么意思,当天晚上他就跟政委请假要再休息一个月,就这样他又在家开始了静养一个月的休养。

七、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通过这次受伤,他才深刻地体会到什么叫人情冷暖,什么叫世态炎凉,什么叫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他深深的懂得了什么叫身体最重要,什么叫健康最重要,没有一个好的身体,什么名啊利啊,那都是过眼烟云,他在心里盘算着,等脚好了之后,要制定一个锻炼身体的计划表,好好锻炼身体,扎实提高身体素质,要把革命的本钱攒足了,才能干好革命工作。

南昌市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会不会传染呢
拉萨癫痫病首选医院

友情链接:

鱼烂土崩网 | 山樟木价格 | 梦三国娱乐 | 孕妇在家怎样赚钱 | 农大沃土网 | 天天跑酷钻石 | 干部介绍信怎么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