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高级电工考试题库 >> 正文

【丹枫】茵茵芳草地(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在苏北一座普通的高校操场上——茵茵芳草地上,正在举办一场特殊婚礼。穿着洁白婚纱的新娘是八十四岁的张紫茵,穿着西装的新郎是八十五的王中和。此时他们正携手向婚礼的主场地缓缓地走来。

这场迟到了近六十年的婚礼,引起人们强烈的关注……

张紫茵是江苏镇江人,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的大学生。年轻时候的她长得非常漂亮,是江城大学中文系的系花。特别是张紫茵的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她的朗诵,音色优美,音韵柔和,让多少人为之倾倒。在大学四年间,她一直是校广播站的主播。

当时追求张紫茵的人太多了。最积极的有两个,一个是学生会主席王中和,一个是团支部书记季一博。他们三个人不仅来自一个班级,还经常在一起参加学生会的活动。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全国正在开展反右派的斗争。

那天即将毕业的江城大学中文系学生会正在开会。学生会主席王中和在大会上公开给母校提出了不少的意见,希望在他们毕业以后母校能发展得更好。他的发言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大会上掌声如潮,大学生们慷慨激昂,纷纷提出了改进意见。然后由季一博整理成文字交给学校。

就在大家翘首以盼学校党支部回复的时候,学校突然宣布,王中和因思想问题,被定为右派,不日将送到东北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这个消息就像晴天霹雳,炸响了整个校园。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谁也没想到,堂堂的学生会主席竟然是右派!

没几天,王中和被送到东北一个偏僻的生产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几个月后,1958届江城大学中文系的同学都毕业了。张紫茵和季一博被分配到苏北一所师范学校当老师。

张紫茵到师范学校任教语音,多少年一直从事普通话推广工作。季一博任教现代汉语。

对王中和突然成了右派,张紫茵非常不明白,也很难过,她一直对王中和有一种亲切感,虽然当初没有公开他们之间的恋人关系,但两人都心照不宣。

大学毕业后,张紫茵去东北去找过王中和,她想到王中和所在的县工作,这样两人可以离得近点。但王中和坚决不同意。王中和一直认为自己是冤枉的,他绝对没有反对党反对社会主义,是有人栽赃自己,他要张紫茵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一旦自己的问题解决了,第一时间去找她。

在王中和的再三要求下,张紫茵回到了分配的学校工作。

张紫茵和季一博在同一所学校工作,但张紫茵对季一博并没有那个意思,只是当一般同事相处。

季一博很是失望,为了能和张紫茵在一起,他放弃了大城市的工作,主动找到系里要求到最艰苦的地方工作,没想到现在张紫茵对他的殷勤却丝毫不领情。

张紫茵一个人远离父母到苏北农村工作,生活上难免要人照顾。本来以为留在大城市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只有她和季一博一起分配到这里。

眼看一年过去了,王中和的问题还是没有结论。张紫茵去看过王中和一次。所在学校知道以后,找张紫茵谈话,希望她和右派划清界限,以后不得擅自去找王中和。

在学校的高压政策下,张紫茵一个弱小的姑娘再也不敢擅自离校。

在季一博的强大攻势之下,三年后,张紫茵和季一博结婚了。

结婚后的季一博和张紫茵一度生活的很好。学校给他们分了两间房,两个人一起上班,一起下班。

不几年生了两个孩子。

可是,张紫茵的大儿子患上了小儿麻痹症,双腿瘫痪。在孩子生病的那几年,两个人没少吵架,张紫茵是个工作狂,家务活相对少做一些,季一博开始还和张紫茵吵架,到后来就直接动手打张紫茵。

生活的不如意,孩子常年生病,加上张紫茵一心扑在工作上,慢慢地,季一博开始酗酒,他很后悔自己为了张紫茵来到苏北农村工作。

一次他喝醉了酒,又动手打张紫茵。张紫茵倔强地不服输,这更让季一博生气,他就像疯子一样地折磨张紫茵。看着季一博发酒疯,张紫茵很冷静。她越是不理他,他就越生气。

季一博也许是昏了头,他怒吼着对张紫茵说:“我知道你跟着我不服气。你心里还是有王中和。可是晚了,王中和一辈子都翻不了身,他是怎么成为右派的?是我,是我向系党支部揭发了他。老子为了得到你,才和你一起来到这个穷地方工作的。可是没想到,你还是不收心。你不是想去看王中和吗?是我向学校反映你的情况的,你永远也不要想再见到他。”

明白了,什么都明白了。张紫茵突然醒悟过来,怪不得当年学生会开大会的第二天王中和就被打成了右派,怪不得自己怎么就来到苏北工作的,怪不得自己去看王中和的事除了季一博以外没人知道,学校就找她谈话了。

天啊,这季一博还是人吗?大家同窗四年,他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张紫茵痛定思痛,下决心要和季一博离婚。

第二天季一博酒醒以后,张紫茵向他提出离婚。季一博意识到自己醉酒后的口误,连连向张紫茵道歉,说自己醉酒后乱说,坚决不同意离婚。

张紫茵看一眼季一博都觉得恶心,一门心思要离婚,她带着两个孩子,搬出了家。

无论季一博怎么央求,张紫茵坚决要离婚。

儿子瘫痪了,女儿还小,张紫茵又要上班,实在太辛苦了,但她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和季一博生活在一起。

这样的日子一直坚持了五年。季一博看着张紫茵十头牛也拉不回的劲头,只好同意离婚。

瘫痪的儿子跟了张紫茵,小女儿跟了季一博。

带着瘫痪的儿子,张紫茵平静地上班下班,照顾儿子。日子过得很平淡。

王中和为人诚实,待人平和。被送到乡下以后,当地的群众并没有把他当成坏人。看他一肚子的文化,就请他做了中学老师。王中和不相信自己是右派,等着上级领导给自己平反,可一年又一年,他的问题始终没有解决。

这期间,王中和不停地向有关部门反映自己的情况,写了无数的申诉信,但都石沉大海。

在乡下十年以后,王中和真正是心力交瘁,他始终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他整天在思念着张紫茵,想起大学生活期间两人的点点滴滴,他很后悔没有早点和张紫茵表白,同时他也庆幸没有和张紫茵表白,不然要连累张紫茵一辈子的。

但生活总是要向前的,十年后王中和和当地的一位小学教师结婚了。他们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

转眼到了八十年代初,王中和的问题才得以平反,王中和拿到了江城大学的毕业证书。然后调到江南一所高等院校做老师。

听到党和政府给右派平反的消息,张紫茵夜不能寐,她想去找王中和,可是她想起王中和曾经说过,如果他的问题解决了,会在第一时间来找她。

可是等了很久,也没有等来王中和。张紫茵决定自己去找他。

那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张紫茵带着满心的希望去了东北。她向人们打听王中和的情况。这时候他才知道,王中和早已结婚生子,而且已经调回了城里。

张紫茵瘫倒在地上,泪水直泻而下,那种从未有过的绝望涌上心头。

亲爱的人啊!我们共同写下的青春,现在留下了的只是沧桑的斑斑点点,那年那月我们谱写着同样的旋律,吟唱着同样的乐章。可是我的脚步太慢了,红尘之中,浮光掠影下我错过了太多美丽的风景,身心疲惫,风雨浸湿,我囫囵吞枣地咽下了无数悲凉的韵味。

亲爱的人啊!那年那月那一段又一段的文字,记载着我们相知的枝枝叶叶,那年那月那一首又一首的诗歌,演绎着我们相爱的点点滴滴。人生的步履多么匆忙,尽管我在用力追赶你,但也还是没有跟得上,我还是与你擦肩而过了。

亲爱的人啊,你知道吗?我无数次幻想着还能执子之手!这么多年了,我活着就是因为你啊!你是我心中的祈盼,可如今你我的模样没变,只是斑白了双鬓,往事并没有如烟,只是随逝水向东流去了,青梅之约,换来的却是如此的悲凉。

亲爱的人啊!我们年轻的心情和故事,都被染上淡淡的霜华,那些曾经的美好,都被光阴定格在时光的相册里,被岁月记录在人生的长卷中,竟然已经落下了尘埃。

亲爱的人啊!我以为一切缘分都可以坦然面对,随遇而安,纵然柴米油盐粗茶淡饭,纵然衣带渐宽沧桑垂老,纵然为伊消得人憔悴。可如今你在哪里啊?如果哪一天我老了,再也拿不动笔了,我也会在心里写下最后的字——你的名字!用我的一颗真心,一颗为你等待千年的心,等着你,盼着你!

可是亲爱的人啊!我多年的等待顷刻化作一片虚无……

那天张紫茵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家的,一瞬间,大学时代的记忆定格成曾经的永恒。

张紫茵决定不论王中和在天涯海角,一定要跟他见一面。

于是张紫茵坐上了南下的列车。

在美丽的南方大学校园里,张紫茵见到了日思夜念的王中和。

张紫茵眼中的王中和已经不再年轻了,岁月的年轮已经深深地落在他的额头上。

他们相对无语,不知道从何说起。

还是王中和打破了沉默,他含着眼泪对张紫茵说:“如果时间能够倒流到从前,我会不顾一切的踏着五彩的祥云来到你的身边,带你走到彩虹的山巅,一起漫看尘世的雾霭云烟,一起细数人间的世态冷暖。可是我肩上还有责任,我的妻子在那艰难的年代不顾一切跟了我,我定要陪着她慢慢变老,现在我心灵空间容量有限,装下了她,就得把你悄悄地藏起。”

张紫茵无言回答,只是默默地流泪,她什么也没说,站起来准备离开。

王中和上前拉住张紫茵的手,深情地嘱咐道:“你要拥有豁达的心态,博大的胸怀,来容纳着人世间所有的酸甜苦辣,快乐地过好每一天,把心酸和苦痛打包扔掉,放逐自己,还灵魂一份自由,寻求一份内心的安然,心灵的包袱不要太重,不要活得太累。等我老了,我会去找你。那时的我们,也许脱落了牙齿,发丝尽白。我也一定和你静静地品嚼时光给予的滴滴点点。”

张紫茵回到了家,她像重新活过了一次。她知道人生没有重来,从王中和被送到东北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不能回头和修改。那纠结在心底的落寞和着那缠绕在枕边的青丝,一圈一圈,一轮一轮慢慢地舒展着。红尘纷杂,得自己学着想开、看淡、放下,“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平平淡淡才是真。放松自己,给疲惫的心灵一个休憩的空间。

岁月催人老,不知不觉中,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春夏秋冬。

2018年春天,早已退休的张紫茵在家用一双颤抖的双手慢慢擦拭,摩挲着每一张大学时代陈旧的照片,恍惚之间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走进了她的家。

张紫茵惊呆了,这不是王中和吗?

两双手顿时握在一起,霎时两位老人都泪流满面。

王中和的爱人一年前去世了,他的孩子们多少知道点他和张紫茵的故事,孩子们一直有意让两位老人团聚。今天王中和就是来找张紫茵,他是来兑现承诺的,他想把自己聚集在心中多年的话跟张紫茵说个够。

张紫茵眼含热泪,哽咽着说:“我只要一份简单的暖,一份真诚的爱。”

那天日落黄昏,时光的角落里,茵茵芳草地里,两位白发老人小心翼翼地开启了一段记忆之旅。

王中和深情地说:“余生,携一缕初衷,与你同行。”

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癫痫病持续发作失眠
癫痫治疗的常识有哪些

友情链接:

鱼烂土崩网 | 山樟木价格 | 梦三国娱乐 | 孕妇在家怎样赚钱 | 农大沃土网 | 天天跑酷钻石 | 干部介绍信怎么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