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欧美电影区 >> 正文

【荷塘】迷茫(小说)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清晨,我提着灯笼在晚霞中跑动着,虽然是冰天雪地,但是我一直感到热得不行,毕竟来讲,三九天的酷暑谁都是喜欢的。

一阵“嘘……嘘”之声响起,赶忙摘下了头套,仔细一看,原来是她的电话,望着那沾满枯草的绒毛,不由得想起了那个我极其讨厌的梦中情人。

她是一个高中生,在大学的四年里,我们一直热恋着,说是青梅竹马,其实也只是见过几次面而已。谁曾想,日久天长了,也就没有了激情。

她有着沙哑破锣般的嗓音,据说全校的男生们都为之倾倒,而唯有我觉得很难听,甚至于一旦听到她的声音后便会呕吐,而吐完之后就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当我把假发头套捂在耳边的时候,她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很动听,她说她很是思念我,要与大学里的一个男孩子私奔呀,当然了,私奔是有代价的,那就是让我给她送一些钱。

天,这样的要求对我来讲真是喜从天降,我激动万分,不由地大声欢笑了起来,眼泪流下脸颊的时候,一只鸟儿冲进了灯笼,灯泡灭了,蛇却迈开大步欢跳地跑了。

我本是一个穷光蛋,到哪里找钱呢?工厂的上千号员工等着我发工资,而刚刚中的双色球大奖也只有五百万,还让扣了税,剩下四百万又是捐款又是扶贫,我手头上剩下很少的钱了,好在她的学校路途不远,只有几千里,于是我决定去给她送钱。

我在几年前便停止了自怨自艾,开始努力改变自己,结果到今天,我的物质和精神状态都没有什么大的改变。我不知道她是如何看上我的,是图我的财产吗?想到这里,我的身子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家里那三间祖传的木制草房虽然一下雨就露雨水,可那是古董呀,据说将来城市人都会下农村的,到那时还不是炒房炒翻了天,一想到如此后果,我便想打退堂鼓,看来我的选择是对的,我必须要得到她,哪怕她的声音像猪吼。

我老是怀疑她是如何考上大学的?按说她成绩一直都跟我不相上下,可是我的体育好,总比她多上几分,谁料想她就那么稀里糊涂地考上了,而我却主动地放弃了,毕竟来讲,高中太好考了,于是我便觉得上高中没意思,于是,我就不努力了,实际上,这个世界的成功人士,大部分靠的既不是厚积薄发的努力,也不是戏剧化的机遇,而是靠那早就定好的出身和天赋,唉,如果说命运早已注定,那为什么我们还要讲那七分靠打拼?

好不容易到了哪所传说中的大学,迎接我的却是一个男生。当他叫出我的名字的时候,天上竟然打了一个闪电,那刺眼的光亮闪着蓝色的炫影,把我震的无由地昏然尖叫了起来,随着尖叫声响起,马路上的行人都冷漠地漂浮着四散奔逃,而那个男生也变了脸,只见他睁着绿色的眼睛,张着血盆大口,锋利的牙齿冷森森地滴着鲜血,声音却是很狂躁。

“你来了?”这声音很遥远,但是却很熟悉。

“是。”我双腿颤栗着想找个地方躲起来,亦或是赶快离开这只变了模样的怪物,可是,我终究改变不了往日的习惯,随口便回答道。

“她走了。”怪脸恢复了原形,一派正人君子的模样,只不过看起来像是几个月没有睡觉似的,整个人很颓丧。

“是你吗?”我鼓起了勇气,大声地问道。而问这句话的时候,猛然间便发现自己成了景阳冈上的武松,浑身充满了力量。

“是我。”这两个字说完后,他就像一个死虎一样,捂着脸蹲在了地上。

闪电再一次响起,那丝丝的亮光像是要划破天际的黑幕,热血涌动着无形的力量躁动在我的全身,刹那间便身形高大起来,于是我大吼了一声,向他冲去,雨点般到拳头落到了他的身上,只可惜没准备哨棒,不然的话景阳冈的大虫就是他的下场。

四周黑影弥漫,无数恶鬼、夜叉围了上来,他们嘶吼着、怪叫着,舞动着魔影,像是佛前魔王的女儿,要把修成正果的如来诱惑回凡间。

于是我心慌了,在恶鬼的嘈杂声叫骂声中,逐渐要淹没在了那无边的苦海里,绝望的眼神望着天空的太阳,希望它能给我力量,让我拥有天人之法,劈开这混沌的黑暗,扫荡那一切魑魅魍魉。但是太阳也无神了,它冷漠地看着人世间的这一切,悄然躲在黑暗的幕后,幸灾乐祸地、偷偷地乐着。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天雷五法,恶鬼现行!”随着一阵正义的咒语响起,钟馗现身了,刹那间,恶鬼四散,我长舒了一口气。

钟馗把我们引到了校门口的保卫室,一摆香案,便进行了审判,当然原告肯定是他,而我却成了被告。天!钱没送成,惹上了官司,这也太可笑了吧。唉,实际上,一点也不可笑,无论是谁,当他满脸是血的时候,绝对是会哭的。

“被一个人爱是很痛苦的。”他的开场白竟然是这样的一句话,而当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校门口的那群乌鸦痛苦地哀鸣着,扑啦啦打着翅膀盘旋在那个浑身沾满淫秽的雕像上空。

钟馗的目光好像是一道闪电,照在他身上的时候,他便吐着信子,盘曲着身体,畏畏缩缩地变成了一条毒蛇,花斑金纹,恐怖中带着美丽。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蛇头轻点,话语却带着哀愁。

“我本山中修炼,去人间也无非是要躲那五百年一遇的天劫,谁曾想凡心一动,一念起便被一个女孩勾起了淫欲之心,于是我把持不住,就用妖法引诱了她,人世间的爱情,说穿了也无非就是潘驴邓小闲,我不相信什么真爱,谁曾想,这一下子便惹上了麻烦,没想到她竟然被猪油蒙了心,反过来缠上了我,本以为我考住大学她落榜,由于距离远而逐渐能斷了这份孽缘,不料,她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为了不失去我而专门到这个城市来打工。我以学习忙为借口不理她,天啊,她竟然辞了工作到我们大学食堂来打短工,还恬不知耻地说就是想天天能见到我,还说要为我生好多孩子,让我一生都过上好日子。哇,我昏,我被她缠的简直是快要奔溃的节奏。好多次我都想破戒,想用无上甚深法力来把她灭口,可是,那样的话,我这五百年的道行就全完了,于是我便求她,求她发发善心放过我,甚至于我露出本相来吓唬她,谁曾想,她看了我的本相后,不但不害怕,而且竟然欢喜异常说要像许仙与白娘子那样地忠贞不渝,啊呀,真不知道这人世间是如何给人们贯穿这样的歪门邪理的,人与妖能在一起吗?还歌颂呢,还传唱呢,我当时恨不得要把那个白蛇传的作者杀了才解恨。”说道这里,蛇目中流出了泪水,吱吱呀呀,好像是在委屈地哭。

哇,毒蛇竟然有眼泪?我还第一次见,简直是让我感到神奇,但是我又很佩服她,佩服那个丑的不能再丑的她了,能把毒蛇玩弄到如此地步的人,我绝对是五体投地,看来我没有看错她,没有看走眼交了她这个朋友,可是想到她的样子与处境我为什么就那样的揪心呢?

“到现在我才明白人世界的情是个什么东东了,它会让你欲哭无泪,让你生不如死,让你痛不欲生,你会发疯,你会无由地去生出一种要死的愿望,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解脱,才能感到红尘的可怕。从那以后,我就把她当做是我的劫难,是我渡劫的一个关口,也许是哪辈子的冤孽报复于今生,因而我便决定与她共度这短暂的一生,可是,没想到她是个占有欲非常强的一个人,可以说是到了疑神疑鬼地步了,每天把我看得死死的,生怕我跟其他女生有染,唉,这简直就像是一个牢笼,让我苦不堪言,人一旦到了这个时候,才知道自由是多么地让人向往啊。直到有一天,她说她肚子里有了孩子了,天,一旦看到她那自豪的样子,我真不亚如晴天霹雳一般,唯一的一个感觉就是我完了,一辈子要被这个女人束缚住了,因为她竟然提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要求,那就是要跟我结婚,哈哈,你们说说,这岂不是要我的命吗?我希望她把这个孩子打掉,结果她死活不依,我说结婚是需要钱的,我没有钱,她却说这不是个问题,因为她会弄到钱,于是就给他打了电话,让他送钱来,她说他一定会送钱来,因为他从小就喜欢她。”那个毒蛇的信子对着我一伸一缩地吐着难闻的气息。

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顿时便心花怒放起来,原来她竟然知道我喜欢她,而一旦兴奋了,发现鼻子也不疼了,那些怪异的乌鸦也变得可爱至极了。

“她为什么走了?”钟馗厉声喝问道。

“我也不知道其中的缘由,她究竟为什么猛然间就失去了行踪,难道说是因为我醉酒之后打了她的缘故?”这个怪物一脸茫然。

钟馗听到这里,一下子便跌坐在椅子上,神情蓦然,一言不发。

“你怎么了?”我大惑不解地问道。

“唉,她走了,我该如何活下去呢?”钟馗那张飞一样的相貌,蓦然间变了,变得好像白马银枪的常山赵子龙了。

“你?”我头大了。

“你?”毒蛇却眼直了。

“你真不是妖,你他奶奶的身在福中不知福,实际上,爱一个人才是最痛苦的。”钟馗的开场白却是这样的一句话,而一旦我听了这句话后,便发现外面那昏暗的夜色中,传来了沙沙的落雪,很轻、很温柔。

由于这是三伏天,故而赵子龙的身体冻得瑟瑟发抖,他那白净的面容上,痛苦之色涌动,一时间扭曲的更加难看了。

“嗯,是的,爱一个人的确太痛苦了!”他又重复着说到,然后点了一支烟,在喷出一个个烟圈的时候,学校里的那个雕像竟然坍塌了。

“我是一个打工者,我的家里很穷,没办法生活的时候,我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打工挣钱。在工厂里,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她长得太美了,而且性格很温柔,她就像是一朵含苞欲放的山茶花,清雅而夺目,我一直在偷偷地恋着她,她笑我跟着笑,她哭我跟着伤心,我知道自己配不上她,因而也就不敢表白,我怕她拒绝了我,那样的话我就连一点爱的权力都失去了。直到后来,才隐约听说她是有恋人的,她的恋人是个大学生,而且是个典型的富二代,当我得知这些的时候,更加觉得自己卑微渺小、污秽不堪了,我暗中一遍遍地告诫自己,不要沉迷于她,可是爱这个东东的确是让人难以理解,你越是想忘却,但是却更加刻骨铭心,好像有个大诗人说过,不思量自难忘,嗯,就是那句却下眉头又上心头的意境,描绘出了我当时的处境。有时候,我就想,那个诗人是不是跟我一样也在偷偷地爱恋上一个人呢?”赵子龙说道这里,叹了一口气,然后又抽了一口烟,这次的他不吐烟圈了,而是深吸了一口后,憋着不往出喷,这使我想到了喜宴上的那条死鱼,而一旦想到这些的时候,便忍不住笑了出来,笑的时候不成想引动了受伤的嘴唇,于是,便又大声地唏嘘起来。

赵子龙没有生气,而是接着说道:“有一天,她无缘无故地就辞职了,谁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连我们的厂长都神色忙乱地问她的行踪,那一刻,我觉得厂长真是丑恶的不得了,尽管厂长对我很是关照,但是总有一些事情是难以说明白的,就好比情敌一样,你绝对会恨不得对方死去亦或者是生出什么怪病一样,可是我却不会恨她的那个男朋友,反而我觉得我很希望他们能够结婚生子,因为那样的话,她就高兴了,而只要她能够高兴的话,我是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的,甚至是为她死去都会觉得很值得,都会感到很光荣。呵呵,你们说我这样是不是有点变态?”

我悠悠然,那个怪蛇却惶惶然。

“后来,我便打听到她原来是到了这所学校的食堂来打工了,估计她也是为了能够每天与相爱的人在一起的缘故吧,我觉得她的男朋友也太有福气了,能够有这样的一个痴心美女深爱着,那是几辈子修来的美好姻缘啊,但是,我在她走后,总是觉得失魂落魄的,总是觉得整天活得没意思,古人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却觉得他们说的三秋太少了,简直是十秋二十秋亦或者是一辈子。因此,我下定了决心要追随她到永远,哪怕是天涯海角也在所不惜。于是,我便也跟着辞职,也追随着她到这所学校应聘当了保安,我为的是能够经常看到她,哪怕是看到她的那迷人的背影也就心满意足了。谁曾想,如今她却失踪了,你让我今后如何活下去?”赵子龙说道这里,带出了哭腔,而他的两个手指却被烟头烫起了很大的泡泡,我就奇怪了,他为什么没有感觉?

窗外,狂风怒吼,大雨磅礴,风中夹杂着恶鬼的呜咽声,旋转着、嘶鸣着,生怕雨过天晴,使他们现出原形。于是,便散发出来一股股尸臭,弥漫在空气中,直让人憋屈的喘不过气来。

传达室一片寂静,静的让人压抑,让人心生恐怖,我在他们两的故事中明白了所有的离奇,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让我对着他们说了一声:“你们真的痛苦吗?”

踉跄着开门跑出了外面,雪花轻轻落在我肮脏的身上,我长吸了一口污浊的空气,然后就跪在广场上吐了满满一地,那些恶鬼们远远地望着我,像是望着一个怪物,一个怎么也理解不了的乞丐。

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离开这个虚伪、荒诞、丑陋的地方,虽然这里到处都是钢筋水泥的丛林,浮华的外表却遮不住鬼心的无耻……

百灵鸟的叫声传来,一阵一阵的,好像她那嘶哑破锣般的嗓音,难听得很,山花迎风摇曳着,花蕊上的露珠却像她的眼泪一般晶莹透明。遥远的山那边,野狼的嚎叫透着恶作剧的幸灾乐祸,而微微轻柔的晨风,则让人感受到母亲般那慈爱的双手。

我骑着那辆破旧的小车,在山路上以一百二十迈的速度慢慢地前行,家乡的模样却好像在脑海里变得模糊不清,耳中一直听着那首《跳蚤之歌》,心里却在怀疑,老鼠究竟是不是会真的爱上那洁白的大米。

回首青春,我发现自己失去了很多,可是,一觉醒来,我发现又失去了很多。

脚下的那双解放鞋张着口子,嘲笑着天上的飞机,我又一次地点亮了那个古董似的灯笼,在阳光的照耀下朝着故乡走去,笔直的山路弯弯曲曲,就像是心里的那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思念,毕竟来讲,那三间露着雨水的茅草屋才是自己安逸的归宿,一想到那熟悉的茅草屋,蓦然就想起了李清照的小说,他说“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我就奇怪了,和珅要那么多房子干吗?寒士不是说很清高吗?她为什么要住在那些丑陋的钢筋水泥之中?那像我,住在这《陋室铭》中,有老鼠陪伴,有跳蚤、蚂蚁、臭虫、蟑螂做朋友,白天沐浴阳光,晚上闭着眼睛都能看星星,冬天享受着温暖的寒风,夏天品尝着酷热的冰霜,多么让人羡慕,又显得自己是多么富有,有时候,我老是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西游记》里描述的那朵出淤泥而不染的青莲呢?一想到这些,我就心花怒放了,然后解放鞋也大笑着变得轻快了。

翻河越山渡岭,我终于回到了那个可爱的大城市,熟悉的街道向我招手,陌生的高楼却让我惊讶万分,我正在犹豫,是不是走错了地方,谁料想一阵歌声却从屋子里传来,把我的心唱的悠悠荡荡,太难听了,简直是嘶哑般的嚎叫以及破锣般地呼喊。

“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听到这歌声,我心里一阵欢喜地干呕,大声叫道:“喂,你的《玻璃之心》怎么这么难听,你为什么不唱《小芳》呢?”

屋子里的人被我这轻柔的叫声吓怕了,唠叨声戛然而止,随后就是一阵爽朗笑声映入我的耳边,紧跟着便是蛇鸣般嘶嘶的婴儿那天真的啼哭。

于是,太阳也被这个婴儿的啼哭声逗笑了,它阴沉着脸,发出了璀璨的月光……

辽宁治疗癫痫哪家好
癫痫病的初期症状特点
漯河癫痫病治疗中心

友情链接:

鱼烂土崩网 | 山樟木价格 | 梦三国娱乐 | 孕妇在家怎样赚钱 | 农大沃土网 | 天天跑酷钻石 | 干部介绍信怎么开